返回

左道江湖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4.梦境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

    沈秋这一觉睡得挺香。  尽管偶尔有查宝那鲜血淋漓的脑袋时不时闪过,但并没有让沈秋感觉到畏惧,害怕或者其他情绪。  他很平静。  如果说学医这能让人头发掉光的行业,有什么好处的话,大概就是这个了吧。  不怕见血,不怕尸体,反正解刨课上的大体“老师”被福尔马林浸泡的样子,可比查宝惨多了。  当然,杀人这种事,沈秋也是第一次。  但把它理解为一场特殊的,有点让人恶心的手术,不就行了吗?  总之,沈秋睡得香甜,沉浸在混乱的迷梦中不可自拔,倒是苦了青青丫头,她小胳膊小腿的,要把师兄推到马背上很困难。  不过那山鬼,也不知道为什么,并没有离开,而是帮了一把。  他带着鬼面,看不清容貌,也不说话。  似乎是个哑巴。  从那些北朝走狗那里,山鬼弄来了几匹马,带着青青,昏迷的沈秋和收集来的一些物资,就那么悠悠然然的踏上了前往太行山深处的路。  青青有些畏惧那杀人不眨眼的山鬼,她是亲眼见到山鬼怎么在不到一炷香的时间里,杀掉了七八个黑衣人的。  以青青的见识,她还看不懂山鬼的招式。  但她基本可以肯定,这一定是一位不出世的高手,其实力最少也在江湖人榜以上。  毕竟,就连查宝师叔这样的人榜高手,也不是山鬼的对手呢。  青青丫头骑在马上,她手臂上有很多擦伤,腹部还隐隐作痛.  不过在回头看到趴在马背上睡得很香的师兄时,青青脸上就浮现出一抹安心的笑容。  师兄还活着,自己也活着。  坏人们都被山鬼大哥杀死了,没人再追捕他们了。  他们安全了。  一想到这里,青青就有种忍不住要落泪的感觉,这两天经历的事情对于14岁的丫头来说,有些太沉重了。  她急需好好休息一下。  看到师兄趴在马背上说自己听不懂的梦话的样子,青青也有些打瞌睡,不过她还没忘记自己的职责。  她的腰包里,装满了各种各样的小零碎。  那些都是从查宝师叔身上拿来的,有金疮药,有一些碎银子,还有铜钱之类的,最显眼的是一双黑色的,镶嵌铁片的手套。  那是查宝的兵器,在洛阳专门找天机阁的墨家匠人为他制作的,青青不止一次听师父说起过。  查宝师叔的一身功夫,都在手指上。  这武器算是奇门兵器,在江湖上也很罕见的,毕竟各路侠客不是用刀,就是用剑。  这“摸尸体”的举动,半是无师自通,半是从师兄的言传身教那里学来的,青青觉得这些东西以后没准用得上呢。  她从腰包里取出一枚剑型玉石,那是师兄的东西。  之前和查宝对抗的时候,掉在山洞里了。  青青小心翼翼的把剑玉上沾染的血擦拭干净,然后找了一条自己束头发的绳子,将那玉石挂回了师兄手臂上。  做完这一切之后,青青打了个大大的哈欠,她看着山口斜挂的夕阳,又看了看在前方骑马引路的山鬼,她喊到:  “山鬼大哥,你要带我们去哪啊?”  没人回应。  山鬼好像根本没听到。  “山鬼大哥,你在这里住吗?你到底是人,还是鬼啊?”  “山鬼大哥,你在山里见过我师父吗?有白头发,白胡须,拿着两把板斧的,脾气很坏的老头子。”  “山鬼大哥,你说话啊,我一个人说来说去好奇怪哦。”  “山鬼大哥,你叫什么名字啊?我们总不能就叫你山鬼吧?”  青青这碎嘴的习惯看来是改不过来了,她一个劲的问,最后连山鬼似乎都有些忍受不了。  他回头看了一眼青青,他用很沙哑的声音说:  “公孙愚。”  “带你们...去休息。”  他说话的声音很怪,就好像是很久没有和其他人说话一样,断断续续的,还有浊音,听不太真切。  大概是看到了青青脸上的疲惫,山鬼沉默了片刻,他说:  “睡吧,安全了。”  青青刚才还一脸嬉笑,在听到这句话后,眼泪便止不住的流出来。  她抽泣着,对山鬼张开双臂,就那么从马鞍上跳过来。  山鬼本不想搭理这吵闹的丫头。  但看到青青的样子,他古井无波的内心一软,便也张开手,将青青抱在怀中。  “睡吧。”  山鬼用那独特的声音说了一句,青青乖巧的点了点头。  她就那么抱着山鬼消瘦的腰,贴在他怀中,就如儿时被师父抱在怀中一样,很快就沉沉睡去。  穿着黑衣,带着面具,形似鬼魅的山鬼轻轻抚摸丫头的头发。  如果没有十几年前那兵灾瘟疫的话,自家的妹妹…  大概也是这般大,这般天真烂漫吧。  可惜,妹妹已经死了,父母也死了,叔伯也死了,整个村子的人都死光了,就只有他一个活了下来。  夕阳之下,山鬼拉着马缰,孤独的行走在晚霞中。  他身体维持不动,尽量让青青睡得更安稳一些。  在马兜里,放着山鬼那把黑色的,如铁片子,又如铁纤一样的怪剑,剑刃上还有尚未消散的血腥气。  今日,又杀了十几个北朝贼子,只是那些鲜血...  够祭典亲人了吗?  一阵山风吹来,将山鬼那破旧的袍子吹起,让他黑色的头发在风中飞舞,吹散了他时而的迷惘,让鬼面之下的双眼更显狰狞。  不!  不够!  还远远不够!  杀不尽北朝贼寇,自己就永远做这山中厉鬼吧...  太行有山,山中有鬼。  幽魂索命,山鬼杀人!  ------------------  沈秋的梦境下半段,就变得非常不快乐了。  也不知道是着了梦魇还是怎么回事,原本和前女友快快乐乐的梦中生活,一眨眼又变成了和查宝在山洞中搏斗。  那个黑大汉全身裹着滚滚黑气,就像是冤魂索命,一个劲追着自己狂殴乱打。  偏偏那种状态很真实。  真实到让沈秋都有些似乎不在梦中的感觉,查宝的每一击落在身上,都有种真实的疼痛感。  尤其是那附带着内力,或者叫真气的风雷指。  只要点中,沈秋的躯体就会有血肉爆开,就如被子弹击中一样。  这冤魂查宝的动作又极其灵活,就像是展翅大鹏,一跃数米,每每刺杀,又如闪电惊雷,让沈秋这个不痛武艺的家伙被打的极惨。  更糟的是,这就真的像是个梦魇,每一次被查宝杀死后,就会有新的场景出现。  又是那个洞穴,又是身缠黑气的查宝。  不发一言,就那么攻过来。  沈秋有种感觉,这样子的查宝,才是真正的查宝,这个世界的武林高手。  山鬼能杀查宝,证明山鬼要比查宝厉害得多。  但山鬼厉害,不代表沈秋厉害。  在独自面对武林人榜高手,孤立无援的时候,沈秋才确认,这个世界的武艺是真实的。  而且绝对已经被发展到了很系统,很高超,很匪夷所思的程度。  看查宝那些踩着山洞石壁,与地面呈90°奔跑,矫健如狼的姿态,怎么也不像是现代废宅能做出来的吧?  这一个愣神的功夫,便让沈秋在地面上连滚带爬的动作停滞了一丝。  “哗啦”  风雷声大作,沈秋茫然的抬起头,便看到查宝左手并指,面无表情的朝着自己额头刺来。  就如一把出鞘利剑。  沈秋的呼吸在这一刻都暂停下来,他瞪大了眼睛。  他似乎能捕捉到查宝手指刺来的轨迹,但挡不住,也避不开。  眼睛跟得上,但身体跟不上。  “砰”  一声闷响,查宝的手指刺入沈秋血肉,打裂颅骨,又有锐利的真气传入脑海,如小型炸弹一样引爆开。  “太惨了。”  沈秋以第三方视角看着自己被查宝一指爆头,那惨状让他都忍不住呲了呲牙。  这是多少次了?  第十次?  还是十五次?  时间才过了多久?  这就是武林中人的实力吗?  下一瞬,眼前梦境骤然一变。  沈秋又站在了山洞入口处,而在他眼前,缠着滚滚黑气的查宝摆出姿态,风雷声中,那风雷指侠客再次舍命攻来。  沈秋差不多死了十五次,也死出点经验来了。  眼看查宝攻来,沈秋就地翻滚,险之又险的躲开了这一记风雷指的起手式。  查宝的手指点在沈秋背后的石壁上,在石块崩裂间,一个水杯大小的裂痕出现。  沈秋继续躲来躲去。  眼前这查宝,让他根本提不起对抗的心智,这就好比把沈秋和某个超级英雄关在铁笼里,只能有一个人活着出来。  求生的道理谁都懂,问题是,懂是懂了。  能不能做到,那就是另一回事了。  “砰”  眼看着沈秋不断躲避,到处乱跑,查宝便引动提纵,如大鹏捕食,在落下时将沈秋堵在了山洞最深处,将他的逃跑范围约束在了不到一丈的方位中。  那黑大汉影影幢幢的脸上有一抹狞笑,他抬起左手,在风雷呼啸中,一秒之内,连点7次。  沈秋耸了耸肩,完全放弃了抵抗。  他还能做什么呢?  他连查宝的手指轨迹都看不到,只感觉全身剧痛,紧接着就魂飞天外。  一秒之后,沈秋无语的看着眼前那作势又攻的查宝,他感觉自己真的是被这个冤魂缠上了。  但世界上是没有鬼的!  就连山鬼也只是人假扮的。  青青说过,这世界早在千年前就已经没有那些神仙诡异了。  这肯定是因为其他原因引发的,一个不断轮回的噩梦,沈秋出不去,也许,要出去,也只能打败眼前这个查宝幻影。  “师兄!别睡啦,太阳晒屁股啦。”  就在沈秋绝望之时,青青的声音突然在他耳边响起,似是外界的呼唤,让沈秋眼前的幻境片片碎开,然后他便睁开了眼睛。  在他头顶上方,太阳正顺着贴着破碎窗纸的窗户照进房间里,在那一道光束中,沈秋能看到空气中飞舞的灰尘。  青青趴在他床铺边,手里抓着一个青色的,类似于苹果一样的水果,正吃得香甜。  他被唤醒了。  被从那个无尽的查宝梦魇里唤醒了。  “mua~”  沈秋如同从地狱归来人间,颇为激动,他舒展着身体,大口呼吸着,然后在青青额头上吻了吻,他高兴的说:  “是你救了你,丫头,师兄真没白疼你。”  “哎呀,你要死啦!”  青青是个受封建时代荼毒极深的丫头,从未和男人有如此亲密的接触,师兄又说着怪话,又做出这等羞人之事,让范青青毫无防备。  她赤红着脸,一拳打在沈秋胸口,把这个虚弱的家伙打倒在床上,然后自己气鼓鼓的冲出了房间。  青青面红耳赤,沈秋也注意到自己是孟浪了。  他躺在散发着霉味的床上,看着那顺着破碎窗纸照入房间的阳光,这房间里的陈设完全不如沈秋看过的辫子戏那么精致。  地面都是凹凸不平的土地,房间里除了一把椅子和缺了腿的桌子之外,几乎什么都没有。  “这是另一个世界了。”  沈秋将双手枕在头下面,他双眼没有焦距的看着头顶房梁上漆黑的圆木。  他还没有做好和家乡告别的准备。  然而,只是眨眼间,他便被抛入了这个陌生的人间。  世事无常啊。  “以后,该怎么办呢?”  沈秋自言自语的说,他在询问自己呢,但自己也给不出一个答案。  “再睡一会吧。”  他重新闭上眼睛。  虚弱的躯体总是需要更多的睡眠时间来恢复,青青已经给他换了药,估计再过几天,就能康复了。  然后,再去找那碎嘴的丫头问一些这个世界的事情。  做好准备,再踏入那个江湖。  “少年人剑未佩妥,推门便是...法克!”  沈秋的感慨还没结束,那无边梦魇便再次袭来。  出现在他眼前的并不是什么快意恩仇的江湖风景,而是一个身高2米,黑气滚滚,双手并指,有风雷之声缠绕的狞笑黑大汉。  查宝又在等他了,就像是不离不弃的“好朋友”。  但…  这也勉强也算是扑面而来的江湖吧。  “砰”  沈秋的脑袋在竭力躲闪5秒后爆开。  唉,胜败乃江湖常事。  少侠请从头来过。

    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