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左道江湖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13.男儿当杀人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

    “师兄...”

    青青拉长了声音,抓着沈秋的手腕不愿松开。

    她就像是可怜巴巴的孩子,不想让亲人离开,在屋子前方,她看着换了套黑衣,将双斧插在腰间的师兄,又看了看已经在远处等待的山鬼。

    她瘪着嘴,对沈秋说:

    “你别去好不好嘛,别把我一个人留在这,师兄~我害怕。”

    “乖一点,青青。”

    沈秋看着青青一脸要哭出来的样子,内心颇有些浮动。

    他在前世可没有这么一个可爱的妹妹对他撒娇,更何况和青青患难与共,经历生死,相依为命这半个月,让这单纯的丫头,也真走入了沈秋心中。

    他认真的对青青说:

    “山鬼说了,北朝狗贼们已经快要退出太行,一旦他们离开,我们的仇没法报了,我被他们险些杀死,你被他们险些掠走,还有师父...”

    沈秋停了停,他摸着青青的头发,对这丫头说:

    “这一趟去,不管结果如何,最多3天我们就回来。我教了你煮饭,也给你留了些干粮,这附近的山民畏惧山鬼,不敢靠近此地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乖乖留在这,等师兄回来,我便带你回苏州。”

    “你让我跟你们一起去嘛。”

    青青眼看着撒娇无用,便抓着沈秋的手,对沈秋说:

    “我也能帮忙的,山鬼大哥给了我这个手环,我昨天还用它杀了兔子,这是墨家机关,它很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乖。”

    沈秋叹了口气,他伸手将青青的头轻轻抱住,小师妹没有挣扎,她将头贴在沈秋腹部,隐有抽泣声。

    “师兄一个大好男儿,怎么能让你跟着我一起去冒险?”

    “你就留在此处,我房里床底下有把刀,那匹马也留给你,遇到危险就往山中去,此地3里之外有个村落。”

    “就说你是山鬼家人,山民自会保护你的。”

    沈秋低下头,看着青青双眼含泪,他抿了抿嘴,对这丫头说:

    “师兄我一定会回来的。你被欺负的那一份仇,师兄帮你报!”

    “那你一定要赶紧回来。”

    青青擦了擦眼睛,她伸出小拇指,对沈秋说:

    “我在这等你们,拉钩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拉钩。”

    沈秋用小拇指和青青的手指勾在一起。

    这还是他前几日闲来无事时,教青青的玩耍。

    和依依不舍的青青告别,沈秋跟着山鬼走下下山之路,他回望去,在山坡上,青青正牵着马,在朝他招手。

    沈秋也伸手晃了晃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两人走入林间,山鬼是个闷葫芦,沈秋这是第一次主动去厮杀,心里有些紧张,也在不断的调整呼吸。

    好在有真气于体内流动,能让长久奔行的疲乏被缓解甚多,也并非很累。

    公孙愚对于这片深山异常了解,他带着沈秋走小路,沿着一条河流一路向下,在两个时辰的跋涉之后,他们便来到了太行山外围。

    “我其实很好奇,你是怎么在这茫茫大山里找到那些北朝人的?”

    沈秋跟在山鬼身后,他问到:

    “难道是有千里追踪之法?”

    山鬼回头眼神古怪的看了他一眼,低声说:

    “痕迹,人在山中,和兽类留下的痕迹多有不同,一眼就能分辨出。”

    “哦,像是猎人们。”

    沈秋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他又问到:

    “公孙兄,你...出身猎户?”

    山鬼摇了摇头,他不想回答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但沈秋问来问去,大概是被问烦了,山鬼便甩出一句话:

    “我在山中18年,自己学的。”

    18年?

    这家伙,一个人在这片山里生活了18年...

    沈秋忍不住弹了弹舌头。

    真是厉害啊。

    难怪这片山在他眼里就和后花园一样。

    “止步!”

    又过了三炷香的时间,两人攀上一座小山头,沈秋正要站起身,却被山鬼一把摁住,趴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山鬼指着另一侧山坡的位置,压低声音说:

    “前面,有马嘶鸣。”

    沈秋看了山鬼一眼。

    这家伙耳朵真好用,自己可是什么都没听到。

    他和公孙愚在原地趴了快3分钟,果然,一队黑衣骑士,纵马从下方几百米的位置疾驰而过。

    7个人。

    “进入这山里的北朝人,初有20多名,后有40人增援。”

    山鬼耳语道:

    “如果再没有增援,那就剩下不过10余数,这是最后一批了。”

    沈秋抿了抿嘴。

    按照山鬼的说法,这半个月里,他一个人在这山里杀了40多人?

    沈秋对武林高手的破坏力,顿时又有了一个新的认识。

    他问到:

    “如果还有增援呢?”

    “那就撤。”

    山鬼毫不犹豫的说:

    “等他们分散,再行袭击。”

    沈秋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在那队人马离开数分钟后,山鬼和他下了山坡,沿着道路追踪,直到河流边,那队人马似乎在林中休息,还在彼此说着话。

    山鬼趴在草丛中,他表现的相当耐心。

    那队人马休息够了,便再次上路,但前方山路难行,骑马不便,这伙人便牵着马一路向前。

    黑衣卫在山鬼的袭击下损伤惨重,再加上都统大人的3日之期,这已经是第二日了。

    这些人便有些虚应故事,怕被神出鬼没的山鬼袭击,便也不分散去寻找线索,就和郊游差不多。

    山鬼和沈秋跟踪了他们一个多时辰,直到夕阳将落时,山鬼才有了决定。

    他对沈秋说:

    “周围没有人马接应,这应该不是诱饵。”

    “我往日袭杀,5人以上,便等到天色将晚才动手,免得跑落几个惹出麻烦。”

    沈秋点了点头,他明白山鬼的意思。

    现在是两个人,便可以尝试着在黄昏时便杀死这队人马,他握紧了斧头,做好了战斗准备,但却被山鬼摁住。

    后者对他摇了摇头,耳语说:

    “我先,做诱饵,你在后,暴起伏杀...别近身,用飞斧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沈秋立刻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山鬼还是不放心他的武艺,就如他之前所说,这队人马都带着弓弩,在夜晚时弓弩无用。

    但此时是黄昏时分,一旦被锁定目标,还是很麻烦的。

    沈秋的提纵术,也就是轻功,基本上算是初学乍练,不成体系,很难躲开弓弩攒射。

    所以诱饵这活,得山鬼自己来。

    山鬼背着剑,悄无声息的跳上树枝,那身形就和猴子一样,他蹲在树枝上,向下看了一眼,那眼神中颇多意味。

    沈秋大概是看懂了。

    山鬼是在担心沈秋能不能完成背后偷袭的任务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沈秋对山鬼做了个口型,又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,他后退几步,藏于茂盛的草丛中,双手解下腰间双斧。

    黑风斧十八式这斧法里,是有专门的飞斧招式的。

    沈秋已经在和查宝的对抗中练得很熟了,唯一制约他发挥的,就是心态问题了。

    说的简单点,沈秋这从现代穿越来的人,能不能狠下心去杀。

    上次杀查宝,那是情形所迫,狗急跳墙。

    但现在可就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这一次他要主动去了断眼前生命。

    “沈秋啊沈秋,你当时多想砍了那个姓赵的...他做的事,凭什么要牺牲你?”

    沈秋抓着斧头,看着山鬼如鬼魅一样靠近那正在河边休憩的贼人。

    他低声对自己说:

    “你不能那么做,那个世界不允许你那么做。你无法在那里化身野兽,亮出爪牙,肆意行走。”

    “但这个世界...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沈秋像是自我催眠一样,他抿着嘴说:

    “别再忍了,那些怨恨,那些愤怒,那些屈辱,不用再忍了,别再忍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再敢欺辱你,谁再敢约束你,便...”

    “杀了!”

    他如趴在草丛中的猛虎,悄无声息的拉近和那些北朝人的距离,他的双眼瞪大,有血丝显现。

    前世和这一世的记忆在脑海中闪回,就如火星迸溅,点燃光火。

    他见到山鬼如信仰之跃一般,头朝下从树枝上坠落下去。

    那闪闪黑剑狠辣的刺入一个带斗笠汉子的脑壳,就如冲入羊群的猛虎,惊得其他人纷纷闪躲。

    他看到山鬼再挥剑,将最近的一个抽刀的贼子砍翻在地,便头也不回的跃向林中。

    他看到那些贼人张弓射箭,想要留下山鬼。

    他看到他们都转向了公孙愚的方向。

    就是现在了。

    沈秋从草丛中疾冲几步,站起身,真气运转间,吐气开声,两把手斧一左一右,呼啸而出。

    黑风斧十八式...索命斧!

    “啪”

    左手的斧子越过丈远,狠狠的劈在一个准备放弓的家伙背后,锋利的斧刃在动能推动下,击碎骨骼,直插心脏。

    右手斧有些偏斜,大概是沈秋用力过猛,那斧子旋转间打断了另一人的左腿,让他哀嚎着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双眼赤红的沈秋赤手空拳的扑过去,一把抓起地面上散落的箭矢,左腿跪压在那家伙胸口,右手向下猛刺。

    箭矢刺穿眼球,直入脑海。

    7人被山鬼和沈秋前后夹击,借着偷袭之利,瞬间就死掉4个,剩下的三人再也提不起对抗之心,便朝着三个方向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你左!”

    山鬼的声音远远传来,沈秋呼吸粗重,抓起手边两把沾血的手斧,便朝着左边那逃跑的家伙奔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家伙吓坏了。

    他在林中奔跑。

    那健壮的背影在沈秋眼中,和前世那个让他顶替医疗事故罪名的,姓赵的家伙缓缓重合,那股压在心底数年,已经发酵的怨恨如沸腾之火。

    沈秋在奔跑间挥起左手斧子,又一记索命斧呼啸而出,但被那家伙在地面上打滚闪过。

    北朝黑衣卫可都是练家子,武功高不高另说,但都是有搏杀经验的。

    那逃跑者回头看去,身后只有一个身形消瘦,脸颊还稚嫩的年轻人追击,并不见恐怖山鬼的身影。

    他胆气一壮,便翻身而起。

    抽出雁翎刀,也是一脸搏杀拼死的狰狞,怒吼着朝着沈秋扑来。

    沈秋双眼通红,他看着眼前那狰狞大汉,看到了后者双手握住,向前劈砍的刀刃。

    慢!

    太慢了!

    比山鬼慢太多了!

    比查宝那一手风雷指也慢出太多。

    沈秋在奔跑中身体微侧,脚步向左挪移,躲开下劈的刀刃,右手的斧头借着冲击的动能向上扬起,那锋利的斧刃带着呼啸,砍在这贼子下巴上。

    鲜血四溅中,连着大半个颅骨都被这竭力一击掀飞出去。

    “姓赵的,给爷死!!!”

    沈秋大吼一声,翻身一脚踹在那头骨碎裂的贼子身上,将他踢出丈远去。

    鲜血洒在他身上,脸上,那股腥臭味让沈秋呼吸急促。

    他抓着斧头,站在原地,大口大口的呼吸着。

    内心并没有恶心,恐惧之类的。

    鲜血,尸体,这些玩意他见的多了,那种激动,那种感觉…

    只是内心从未如此畅快过罢了。

    内心积郁数年的苦闷总算释放了出去。

    用道家的话来说,这是斩了心魔,连带着前世的恩怨统统斩去。

    身后有动静,沈秋持斧回头,就看到山鬼提着还染血的剑匆匆赶来,尽管看不到面具下的表情,但应该能猜出来...

    这冷漠的山鬼,大概也在担心他吧。

    “怎么还哭了?”

    山鬼语气古怪的说:

    “初次杀人,被吓坏了?沙雕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词不是这么用的!”

    沈秋被山鬼突然冒出来的现代词弄得哭笑不得,但他也没心情去纠正了。

    他擦了擦脸上的血,还有汗水。

    对,那是汗水!

    才不是什么软弱的眼泪。

    他伸出手,从旁边的树上取下自己的左手斧,又将斧子别在腰间,兴致勃勃的在那黑衣人身上摸来摸去。

    几两碎银,还有个黑衣卫腰牌,两把匕首,几贴药膏。

    就这么多了。

    “那边还有很多。”

    山鬼看着沈秋兴致勃勃的摸尸体,他说:

    “你有兴趣可以去处理,就在这休息一个时辰,入夜之后,我们继续!”

    “行吧,你说了算。”

    沈秋将碎银子放入自己的腰包里,那还是青青丫头借给他的,一个绣着鸭子的荷包样子,就被缠在腰带上。

    “带上弓弩。”

    山鬼提醒到:

    “晚上有用,你会用弓吗?”

    “呃,不会。”

    沈秋坦诚的说:

    “老家不让用,实际上,老家连刀子都不让用。”

    “去取两副来。”

    山鬼盘坐在树下石头上,对沈秋说:

    “我教你。还有,此番做的不错...沙雕。”

    “我都说了,那个词不是那么用的!叫我沈秋,行吧?”

    “好的,沙雕。”

    PS:

    求个推荐票啊~求顺手点个收藏啊,谢谢啊~

    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