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左道江湖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15.离别前夜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

    沈秋的问题最终也没得到答案。

    山鬼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他

    可能也做不了回答。

    在收拾了一下现场,将尸体都丢入林间,两人便骑上两匹马,将剩下的马都赶入山中,带着战利品,踏上了回家的路。

    两人一前一后,倒也不紧不慢。

    都统大人的覆灭,代表着北朝探子在太行山中的末日降临,这片太行山又能有一段平静时光了。

    这一次到来的和平,也许会持续很长时间。

    沈秋跟在山鬼身后,他也不拉马缰,任由这马匹跟着前方山鬼行走在夜路上。

    他盯着山鬼消瘦的背影,一边回复体内真气,一边思索着什么。

    沈秋刚才不是故意挑衅山鬼,更不是试图将山鬼带出太行,公孙愚是不会走的,最少现在,他不会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问出那个问题,一半是有感于山鬼的凄惨过往,另一半,是由心而发的提醒。

    山鬼公孙愚的状态,不太对。

    他不仅仅是在完成对亲人的复仇,还在一次次追击与袭杀中,试图追求死亡的解脱。

    沈秋前世学过心理学,虽只是入门,但山鬼这种情况,在前世并不罕见,尤其多发于那些从战场上幸存的老兵身上。

    朝夕相处的同伴都死在了瞬息万变的战场,只有一个人活下来,那么这个活下来的人,必然会去思考,自己为什么会活下来?

    自己活下来的意义是什么?

    自己配不配活下来?

    经历死亡与重生的人,总会有种从心底爆发出的使命感与愧疚感,如果不加引导,这两种感觉终会驱使一个人,走向自我毁灭。

    山鬼这人,明显有严重的自毁倾向。

    沈秋不是心理学大师,也没办法用一个钟摆就对山鬼催眠治疗。

    他的那个问题,只是希望山鬼以后,万一真的步入自我毁灭的时候,能多考虑一下。

    哪怕只有一秒的犹豫,也许就能拯救这个沈秋感觉还不错的兄弟。

    夜色已深,两人就这么沉默着,一前一后进入了太行山深处,经过快4个时辰的跋涉,终于在黎明时分,回到了山坡上。

    沈秋远远的就看到了青青。

    那丫头起了个大早,正挽着袖子,在清晨的阳光中,给那匹拴在门前的马洗刷鬃毛。

    她做的并不用心,还打着哈欠。

    很显然,这只是单纯的再给自己找点事情做而已,她肯定很闷很烦,这么一个碎嘴丫头,让她一个人待3天,简直就是可怕的酷刑。

    沈秋看着青青的背影,在越发明亮的朝阳中,他内心升起一股暖流。

    这个新世界还不错

    在他初来乍到时,这个世界给了他一个最好的向导。

    “嗨,笨丫头,想师兄了吗?”

    沈秋骑在马上,运起真气,对青青大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这把那丫头吓了一跳,仅剩的一点睡意也被驱散开,她愕然的回过头,就看到山鬼大哥和笨蛋师兄一前一后驭着马走上山坡。

    青青惊喜的尖叫一声,她扔掉手里的毛刷子,也不穿鞋,就那么张开双手,朝着沈秋飞奔了过来。

    丫头散乱的头发在风中飞舞着,她最近有点消瘦,不再肥嘟嘟的脸上,尽是一抹纯粹的开心和放松,她终于不需要再担心了。

    也不需要再害怕了。

    师兄回来了。

    他没有和师父一样一去不回,他遵守了承诺,他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师兄!”

    青青跳起来,被沈秋一把捞住,架在马鞍前,她像是小猫一样,抱住沈秋,小脑袋还在沈秋胸前蹭了蹭。

    她说: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真的是吓死我了,我都准备好今天下午就离开这,去山民村子里呢。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傻话呢。”

    沈秋笑眯眯的从马兜里,取出一块油皮纸包着的东西,塞进青青手里。

    小丫头解开好几层油纸,就闻到了一股香气,那是从都统大人那里“缴获”的高级干粮,像是腌制的鸡肉或者鸭肉一样的东西。

    虽然也不算美味,但总比青青在这里每天啃风干的肉好多了。

    青青的喉咙上下动了动,她很想吃,但还是很乖的撕下一份,递给沈秋,她说:

    “师兄,你先吃。”

    “我吃过了,你吃吧。”

    沈秋拍了拍丫头的脑袋,看着青青将那腌肉塞进嘴里,吃的香甜,他莞尔一笑,又拍了拍装满了东西的马兜,对青青说:

    “你去收拾一下厨房,我今天做顿好饭菜,犒劳一下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嗯、嗯”

    青青嘴里塞得满满的,她使劲的点头,跳下马鞍,就冲向了厨房。

    沈秋将自己和山鬼的两匹马拴好,将马兜里的东西取下来,送入厨房中,虽然一夜没睡,只是在返回的路上打了个盹,但沈秋并不十分疲惫。

    他和青青打打闹闹的收拾食材,黑衣卫的人给他们留下了很多好东西。

    一大包糖,一些精盐,还有少量调味料,最棒的是,还有几个小瓷瓶装的酒。

    山鬼兴致也挺高,他带着弓去了山里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之后,就扛着一头鹿,带着一些新鲜的果子和蘑菇回来了。

    这顿饭准备的时间很长。

    毕竟厨房里只有沈秋一个人在忙,青青丫头只负责烧火和空出肚子,准备大吃大喝就行了。

    一直到下午时分,接近傍晚的时候,沈秋才准备好了最后一份菜。

    在青青的欢呼声中,沈秋在山坡上生了堆篝火,将洗好的鹿肉穿进竹竿,架在火上烧烤,又做了调料,可惜没有刷子,只能用小碗淋上沾汁了。

    青青房子里的大桌子被搬出来,上面摆满了菜,还有几大碗米饭。

    山鬼和沈秋对坐,青青坐在旁边,挥舞着竹筷,还时不时瞥向旁边被沈秋人力旋转的烤鹿。

    “来,喝一杯吧。”

    沈秋端起粗瓷碗,里面倒了酒,闻起来有些清甜,不像是白酒,倒像是糯米酒或者果酒之类的。

    他和笑嘻嘻的青青碰了杯。

    虽然未成年人饮酒不太好,但

    江湖儿女嘛,大口吃肉,大碗喝酒,这才是行走江湖的真谛啊。

    青青佯装豪爽的将碗里的酒一饮而尽,但酒入喉咙,这丫头就剧烈的咳嗽起来,脸颊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晕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酒度数不高,以沈秋的经验来看,也就十几度的样子,但对于一个半大丫头而言,酒劲也很烈就是了。

    “甜甜的,有点辣。”

    青青摇晃了一下脑袋,憨态可掬的对师兄举起瓷碗,她拍着桌子说:

    “小二,再来一碗!”

    “别耍酒疯,笨丫头。”

    沈秋给青青夹了菜,在她脑袋上拍了拍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有些微醺的丫头没有反驳,而是乖乖的低头吃饭。

    沈秋看向对面的山鬼,后者还带着那面具,这是沉默的吃菜吃饭,并不搭话。

    他给自己倒了碗酒,对山鬼说:

    “公孙兄,咱们也算是一起扛过枪的交情了,还不露出真容,让我见上一见?莫非你是个闺中小姐,不能示人吗?”

    这当然是玩笑话了。

    “嘻嘻,师兄你又说怪话了。”

    青青低声说:

    “你每次说怪话我都听不懂,但都很好玩。”

    而山鬼则犹豫了一下,他看了一眼沈秋,又看了看青青,最后看了一眼远方斜照的夕阳。

    在沈秋的注视下,山鬼的双手抬起,沿着面具放入脑后,在一声清脆的机簧声中,那山鬼时刻不离的鬼面,便被取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抬起头,看着沈秋。

    而沈秋的表情有些古怪,青青丫头也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他们两对于山鬼长相的猜测,全落空了。

    这家伙并不帅,但也不算丑陋。

    他属于那种消瘦的脸,瓜子型,皮肤有些粗糙,眼睛也不大,不过两条眉毛很有特点,向上斜刺,又在末尾向下弯曲。

    典型的刀眉。

    搭配那双颇为锐利平静的眼睛,到给这张不出彩的脸,增添了一丝冷漠之气。

    他并不苍老。

    这一点沈秋还是猜对了,从面相看,山鬼最多25岁。

    “我以为山鬼大哥会更英武一些呢。”

    青青失望的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这丫头喝多了,有些胡言乱语了,倒是颇有酒蒙子的潜质。

    “来,喝一杯。”

    沈秋露出笑容,对山鬼端起酒碗,后者有些犹豫,他看着碗中不甚清澈的酒,他语气沙哑的说:

    “我,从不喝酒。”

    “喝了酒,昏昏沉沉,反应会变慢。”

    “已经没有敌人了。”

    沈秋看了一眼青青,压低声音说:

    “人不能总紧绷着,公孙兄,弹簧压太久,会失去弹性,呃,你不知道弹簧啊,那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今日,就当时为我和青青送行,喝一杯吧。”

    “下次再见,也不知是何年何月了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似乎触动了山鬼。

    他端起酒碗,和沈秋碰在一起,两人对视了一眼,将碗中酒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“痛快。”

    沈秋也是许久未尝酒滋味。

    在前世遭遇毒打之后,他可是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借酒浇愁的日子,每日流连于嘈杂夜场,身边的红颜换了一个又一个。

    啊,真是一段放荡岁月,如今想起来,就如前世之事

    等等,那好像真的是前世呢。

    “师兄,烤好了,烤好啦!”

    待沈秋和山鬼饮过三碗,青青便急不可耐的推着沈秋,指着篝火上呲呲冒油的烤鹿肉,沈秋将从都统大人那里拿来的两把匕首之一,交给青青。

    他说:

    “想吃,自己去切,小心点,别被烫着,切下来放进调料里,等凉了再吃。”

    “哦”

    青青应了一声,她抓着匕首跑到了篝火边。

    在青青离桌之后,沈秋看着山鬼,他慢悠悠的从胸前衣服里,取出一张卷起的,材质不明的纸。

    他将那纸,放在桌子上,推给了山鬼。

    后者疑惑的拿起来,扫了一眼,他才开始识字不久。

    这份卷轴上那古朴的文字,也只是稍能看懂少许,但只是那少许文字,便让山鬼从微醺中惊醒。

    “这张纸,就是我师父从古墓起出的东西,所谓的仙家遗物。”

    沈秋端着酒碗,用只有他和山鬼能听到的声音说:

    “就为了这东西,我和青青差点丧命,那老头子自己也怕是丢了命,青青把它给了我确实是很有意思的东西呢。”

    他轻声念到:

    “太行有仙门,繁盛千秋里。”

    “承影乱日月,道器诉玄冥。”

    “一朝繁华落,遗恨万年青。”

    “若得有缘人,接我传承,塑我山门,修我真法,重走通天路。”

    沈秋的诗念完,对面的山鬼已经悄悄握紧了手边的承影剑。

    沈秋说出了他心底最深的秘密。

    但沈秋并不在意眼前散发出杀气的山鬼,他伸手将那描绘太行仙门遗址位置的纸劈手夺过。

    在山鬼的注视中,沈秋左手轻轻一扬。

    那价值万金的仙家遗物,就在飘然间,落入烤鹿肉焚烧的篝火里。

    青青丫头喊着要吃肉,但此时已经歪着脑袋,靠在椅子上呼呼大睡起来,根本没注意到沈秋和山鬼的对峙。

    那纸落入火中,便飞快引燃,只是眨眼间,就化作一团暴起的火星,彻底消失在了世间。

    这一幕让山鬼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沈秋则耸了耸肩,将粗瓷大碗放在嘴边,他含糊其辞的说:

    “你找到它了,对吧?”

    “这把剑,和你的剑术,都是从那遗址里得来的,难怪鬼魅如此,不似凡俗剑招。真是有大气运之人,公孙兄,比起我,你更像是主角啊”

    “你”

    山鬼惊疑不定的打量着沈秋,他握住承影剑的手,轻轻松开。

    沈秋放下瓷碗,就好似喝醉了一样。

    他摇摇晃晃的将最后一点酒倒入碗中,他对山鬼说:

    “此事天知地知,你知我知,青青丫头那脑子,也想不到这一层。若这世间有第三人得知此事,你大可手持承影,来取我脑袋!”

    “但公孙兄,我发下这誓言,不是因为要报恩,也不是想要要挟你。”

    “砰”

    沈秋将瓷碗砸在桌子上,他对山鬼说:

    “是因为我把你当兄弟,哪怕你觉得我是高攀也好,是别有用心也罢时间会证明一切的。”

    “醉了醉了。”

    沈秋拍着脑袋,摇晃着站起身,他对山鬼说:

    “这鹿肉,就麻烦你帮我处理一下,公孙兄,我和青青明日路上吃。”

    “另外,我曾说,我有心障,而你能帮我。”

    沈秋吐出一口气,他指了指公孙愚手边的黑色长剑,他说:

    “我欲观承影,只借一夜。可否?”

    山鬼未回答。

    山风吹来,黑影破空,沈秋伸手一捞,道器承影便落入手中。

    一起来的,还有山鬼低沉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可!”

    “喂,我说你,别乱丢东西啊,砸倒花花草草也不好嘛。”

    “何况是这么危险的玩意,我要是手慢一点,明年今日,你就得带着青青给我坟头锄草了。”

    “废话少说,拿去用,明早归还,你这沙雕。”

    “我再说一次,那个词,不是这么用的!”

    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