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左道江湖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89.惩罚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老祖最难缠的地方,并不在于宝体无敌。

    现实层面的力量,纵使再强,也能找到克制之法,就以老祖化身凶兽,顶级武者集群亦能拖延阻挡。

    如沈秋方才以十方神武的威能,也能与老祖正面打平。

    他真正难缠的地方,在于神魂。

    以仙道修行到仙尊境,其存在层面的生死,就已断离常理,搬山仙姑也反复强调,除非是如无量大劫一般的天劫落下,否则仙尊修士总有办法留的性命。

    哪怕躯体缺失,只剩神魂,对于他们而言,也没什么可怕的。

    修仙修到这个境界,躯体不过是肉囊罢了,有没有,问题都不大,当然,想要修行再精进,肉体就是必须的。

    灵肉不得合一,修行便会被卡在那处,不得寸进。

    不过面临末法天劫这样的可怕灾难,舍去一具躯体,换得未来可期,是非常划算的事。

    就如他方才所说,哪怕已经落到如此地步,哪怕沈秋堪破桎梏,踏入新的境界又如何?他依然奈何不了老祖神魂。

    最少于此界之中,可没有能湮灭老祖神魂的武器。

    有恃无恐,说的就是这个了。

    “打的一手好算盘,可惜,人家本就没想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一片混乱的幻梦里,眼见群魂如飞蛾扑火,又如群蚁攻伐蛮兽大象,一个个悍不畏死的朝着老祖神魂攻杀。

    6连山呵呵一笑,自言自语的说:

    “长生不死大部分情况下,都是极大的好事,但偶尔,也会成为最可怕的梦魇呢,老祖啊老祖,你却是机关算尽,却也不知,可有料到今日之事?”

    说完此语,6连山也是哈哈一笑,闪身冲向前方那千万厮杀的战场,但没了风雷神鬼灵相助,以6连山的三脚猫功夫,冲上去不到一瞬,就被老祖神魂攻伐余波击中。

    身死当场。

    而下一刻,他又在幻梦中重生开来。

    这处幻梦,本就有不死神异,就如武境张开,只要撑得住,便可无数次的挑战,此时沈秋已放弃剑玉掌控,便由此威能逸散到四周。

    而老祖有心操纵威能,但这仙人赐下之物,岂是人人可用?

    哪怕沈秋放弃了它,却依然不是老祖能在短时间内堪破神妙的。

    因而造成的结果就是,这方幻梦在剑玉破碎后,依然按照着原本的规则运行,入此梦中,神魂便不死不灭。

    不光是6连山他们这些攻击者,还有老祖也是一样,即便是被杀死,也会重新复活,这是一场没有尽头的战争,根本不存在输赢这个概念。

    但胜利的天平,却正在朝着沈秋这方倾斜。

    剑玉破碎后的力量,侵染在老祖神魂之中,每一分每一秒,它都在“污染”老祖的魂灵,这种污染是双向的。

    随着力量扩散,老祖对于那几束大道本源的理解越深刻。

    但随着理解深刻,他自身的意识,也在融入这种大道感悟之中,就像是一个稀释的过程。

    老祖强大的神魂,是一盆水,可以轻易的接受几滴墨汁入水中,亦不会被染成黑色,但这种稀释接受是有极限的。

    如今他身承的,乃是更高级存在对于力量的理解,就像是用一盆水,试图去稀释一片墨水组成的湖泊。

    不但不可能让墨汁消散,反而是在一盆水落入其中的瞬间,就会反过来被墨汁同化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,老祖在越来越强大,但也随着强大,在失去“自我”这个概念。

    他本不必落入这个地步的。

    如果在之前沈秋将剑玉刺入他体内的那一瞬,他能果断的抗拒这些大道本源的接触与融入,他就不会落入这个地步。

    是他自己试图去理解它们。

    他太过贪婪,欲求不可接触,不可直视的知识,才导致了现在之事。

    但也不是没有解救的机会。

    只要老祖狠下心,将已经被“墨汁”浸润的魂体“切”下来,阻断这种接触侵入,便能再留的一丝清醒。

    但问题是,沈秋和他的同党们,不会许老祖如此悠闲。

    而且老祖自己,也不能在这时候自行切割神魂。

    这会让他变弱,而面对眼前这些在幻梦中不死不灭的武者魂灵,只要自己变弱了,那下场,也就不必多说。

    两头生路皆已被堵死。

    现实中,自己的躯体还被沈秋死死压制,就连狼狈逃走都做不到,老祖已无路可走。

    按照这种情况继续展,其实众灵不必上前厮杀,也能看到老祖自己把自己玩到绝路,但眼下这种痛打落水狗的机会可不多。

    更何况,在这里又不会真正死去,大家又都或多或少是被蓬莱人乱搞,才落到如今这个地步,那自然是,有仇报仇,有怨报怨咯。

    就连下心魔大誓,不能对老祖动手的搬山仙姑,也是提着巨阙幻影,上前砍了三剑,又在心魔爆前,干脆利落的抹了脖子。

    这也算是复仇的最后一笔。

    自然要由自己亲手完成。

    “轰”

    恐怖的震荡,在幻梦中心泛起波澜,愤怒的老祖其实并没有被这些蝼蚁伤害到,但他无法忍受这种被他视为“羞辱”的战斗。

    便以在神魂中不断膨胀的大道之力来了一记猛攻。

    时间错乱,梦境纷扰,还有魂灵重击,一记如光斑辐射的威能落下,便将整个幻梦一扫而空,但没用。

    这片梦境的力量已经无法控制,它的规则浮现于每一处,除非将这方梦境整个撕开,否则即便是承载着大道之力的老祖,亦无法干扰其运作。

    于是,在这一记猛攻下,被彻底肃清的梦境,又在下一瞬变得熙熙攘攘。

    复活的魂灵们只当是做了场梦。

    下一瞬,便又提刀带剑,朝着老祖猛冲过去,这是最后一战了,大家不愿后退,将心中愤怒,屈辱与死后癫狂,统统要泄个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“沈秋!来啊,别像个懦夫一样!”

    老祖也预感到了自己的认知,正在被大道之力挤压同化,属于自己的理智和思维,在飞快的消散。

    他已预感到了自己的结局。

    确实,自己不会死。

    但自己要面对的,可能是比死亡更可怕的下场。

    那将是永世的折磨。

    他心中自然有不甘不忿,明明一切都已走到最后,明明自己欲求之物就在眼前,只差一步,便能触摸到那不真实的梦。

    但这最后一步,却如天崭一般,无论如何,也跨不过去了。

    他知道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,他能看到置身于战圈之外,拄着却邪的沈秋,脸上那可恶的笑容,他知道,这一切都是沈秋计划好的。

    包括将剑玉打入体内,再放弃仙家宝物,将他引入这个以知识和力量为诱饵的陷阱。

    这一切,都在按着沈秋的计划走。

    老祖疯狂的喊叫着。

    他越庞大,越狰狞的神魂之上,包裹着恐怖的力量,每一击都足以让天地变色,让世间重塑,他正在飞快的突破力量的桎梏。

    他正在飞靠近,自己无比渴求的境界,他距离大道本源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就像是一团火。

    燃烧的越剧烈,而支撑火焰燃烧的薪柴,便是他的意志,便是他的认知,待到他真正突破到道祖境时,就是他这意识和存在被彻底抹除的时候。

    他将成为一个

    无心者。

    一个无心的神。

    一个只有躯壳,却无意识的神灵,这可不是他想要的。

    这是

    这是惩罚。

    这是沈秋给他的惩罚。

    “我会让你亲眼看到我走过界门,我会让你亲身感知你所求之物,我会让你距离它只剩一步,我会让你感受到那界外之物的美好与宏大。

    我会把一个无垠的新世界,展现在你面前,让你清晰的看到每一个细节。”

    “但,我不会允许你触摸它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允许你靠近它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允许你踏足其中,你只能看,你只能渴望,你永远无法拥有。”

    沈秋的声音,在混乱的幻梦中回荡,一如来自凡尘世间一千年的审判。

    他的声音带着无情,并未有太多情绪混杂其中,甚至连恨意都无,就像是语气平静的,说出可怕之事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面对沈秋说出的话,那如直刺心底的愤怒与绝望,让老祖几欲癫狂。

    大道感悟侵染的度越快了。

    就好像是那一位二十九年前现身一次的仙人,借由沈秋之手,带给他的责罚,或许这枚剑玉在诞生之初,就是为它这样凶狠的灵魂准备的。

    这些无主的力量在毁掉他,他感觉到,自己的回忆,自己的思维,自己的意识,在那冷漠的大道力量的攻杀下,溃败千里。

    他将突破。

    他将死去。

    “死!”

    在这最后时分,身缠数道大道威能的老祖,于那幻梦之中一跃而起,就像是背负着山脉的蹒跚巨人,双拳紧握,以灭世之力,朝着沈秋当头打来。

    他知道,这没有意义。

    就算在这里杀了他,他还是会在幻梦中复苏。

    但这一拳不打出去,心头郁气难消。

    面对老祖绝杀一拳,沈秋也不躲闪,并不抵挡,就那么站在原地,抬起头来,看着那身缠万道光晕的老祖,以绝杀之势狂攻而来。

    他看的分明,老祖眼中的神智已被力量灼烧到最为虚弱,神光不在,只剩下一缕冷漠的威仪。

    就如烈火缠身,无力驱逐。

    “哐”

    重拳落于地面,砸的幻梦崩溃消弭,就像是云雾被搅乱一团,又在风中吹拂复原。

    沈秋于摇曳云雾中走出。

    那一拳没打中他。

    不是老祖准头不行,而是他已无力维持身缠的力量。

    他跪倒在地。

    明明有一念之间便可灭星的力量在身,却像是个垂垂老矣,虚弱至极的老人,神魂在颤抖,每一寸皮肤上,都有大道交融形成的道纹。

    让老祖看起来像是个非主流的人,在身上刻满了纹身。

    但不是,那是力量显化。

    乃是至高之物。

    “带我走”

    他语气干涩的,竭力维持着力量灼烧下,最后的神智,他如恳求,如祈求一般。

    “我愿当牛做马,任你驱使,带我走,留我认知,你赢了

    我心服口服。

    求你,带我走。”

    他知道,沈秋有能力救他。

    只要沈秋重新触摸剑玉威能,作为曾经的剑玉之主,便可以将这些力量重新纳入掌控,只要沈秋这么做,他便可以留的自我。

    “价码很好,但,我,拒绝。”

    沈秋站在趴于地面的老祖身前。

    他蹲下来身来,与老祖那双眼睛对视,那眼神就如一团火,火中燃烧的,是一个受苦的灵魂。

    “你会为被你玩弄一千年的可怜世界服务,你会成为支撑下一个时代最坚固的石柱,由你而生的恩泽,会把这个世界推入你无法想象的繁荣之中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会感激你的付出,唾弃你的恶毒。

    你游历群星,只为脱避难。

    但很可惜。

    这里就是你的终点,这方群星里,再无一个可以留给你的地狱,除了这里。

    推荐一个app,媲美旧版追书神器,可换源书籍全的!

    这里,就是你最后的地狱。”

    他轻声说:

    “你的尸骨,便是打开新世界,最后的钥匙。”

    “我诅咒你!”

    眼见沈秋拒绝,老祖眼中最后的光,也化作一抹无法言喻的恶毒,他大喊着:

    “我诅咒你,沈秋,我要化作滔滔魔念,长存此世,你所欲护的一切,都将被我亲手摧毁,此恨不休,此怨不绝!

    我会在这里等你的!

    这个地狱。

    我会等着你的,我会”

    最后的诅咒,也化作一声叹息,老祖眼中最后的神智,最后的癫狂,最后的恶毒,都在那火焰中被付之一炬。

    下一瞬,他的神魂变化开来。

    似是承载的大道之力在本源变化,撑的老祖神魂越庞大,各色流光闪耀,祥云遮挡,使他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巨灵。

    虽还保留着人形。

    但其中主宰,却已再无丝毫心智,只剩一具神灵的躯壳,又像是一台已装配完毕的战争机器,正等待着操纵者坐入其中,为它注入指令。

    沈秋看着这大道巨灵,眼中意味深长,心里一片放松。

    几息之后,他回过身来,对身后一众魂灵笑了笑,说:

    “诸位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,赢了。”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