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左道江湖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2.大楚魔幻故事(二)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慈溪小村驿站中,穿着黑衣的年轻神捕,正在厢房中奋笔疾书。

    这是写报告呢。

    身为官家人,又是听谛司中最年轻的神捕之一,自然是有光明前程的,但听谛司乃是女皇心腹,又曾是江湖中一流的暗杀情报门派,自有法度于其中。

    规矩繁多,且上下级分明。

    这任务报告,就是传达信息最关键的一项。

    想要在这个体系中升迁,不光得有真本事,这能不能写出一份内容详实且不枯燥,条理清晰的报告,也是基础能力之一。

    据说女皇陛下,闲来无事时,也会将听谛司的任务报告,当做消遣来看。

    这五年里,就有两三位神捕,因为报告写得好,写得有趣又真实,被女皇另眼相看。

    如今他们两三人,可都已是听谛司九州各处的外放负责,总捕名分,不日可期。

    有前辈们珠玉在前,如这年轻人一样的后辈,自然要效仿其法,不但报告内容要真实,还要学着玩一下笔法,最好能写成如画本故事一样,引人乐趣。

    若是能被女皇挑中,那可就是鸡犬升天咯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都是小概率事件。

    而且也有风险,主管听谛司的女侯爷,那位神秘的红姑夫人,就很讨厌这种把报告当小说写的风气。

    已有十多位玩弄笔法过甚的神捕,被抓到根脚,都被尽数调往东瀛去,做战地捕头了。

    如此一番打压之下,这股歪风邪气就收敛了很多,但神捕又想出了新的花招,既然不能用笔法润色,不如挑些内容本就好玩离奇的事情上报。

    都是真实的事,就算不玩笔法,也足够精彩。

    这下红姑也没办法再打压,但说实话,这不过是女皇的消遣罢了,如此偌大一个国家,难道还容不下女皇有点小爱好?

    后来也就听之任之了。

    能找到这么多离奇之事,说明听谛司捕头们最少在用心做事,哪怕玩点小心眼也无所谓,只要肯做事就好。

    但这些“升官财小技巧”,对于这位年轻神捕,其实是可有可无的东西。

    以他的年纪,能在听谛司做到神捕之位,自然不可能是光靠着能干得力,他也是有背景的,仔细算算,应该能算是“侠二代”了。

    此公子姓唐。

    乃是江南大门派,太湖连环坞的掌门,江南武林前辈,唐九生大侠的私生子,少时顽劣,不肯用心学武,奈何运气很好。

    他和已破碎虚空,离去此界五年多的沈仙人有过一面之缘,还曾帮沈仙人做事。

    这沈仙人,可不一般。

    乃是忘川宗宗主,又是当今女皇皇兄一样的角色,江湖上有他的种种传说,民间也有过度神化的画本故事。

    能和这样的人有交集,那是前生修来的福气。

    而他父亲唐九生,这人的经历就复杂些,一言难尽,总之,大楚国立后,连环坞积极向朝廷靠拢。

    如今已是拱卫苏州的重要武力之一,唐九生本人,如今亦还在东瀛战场,支援大楚战事。

    生父在前线拼死,又对朝廷忠心耿耿,女皇陛下自然要照拂一下这位大侠的家人,于是唐公子便被招入听谛司中。

    他有天赋,却不是个练武的料子。

    入了听谛司,学武不成,便转去学道术,结果是找对了路,三四年不到的功夫,就在体系中屡立奇功,加上身份背景,一路如坐火箭一样,成了神捕一名。

    这已是听谛司体系的中层了。

    再往上升迁,可就不是一朝一夕的事,接下来都是水磨工夫了。

    “如今这事,是越多了。”

    待到下午时,一份关于宁波府周遭十多城镇的采风报告,被润色完毕,唐公子也揉着手腕,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他抚摸着腰间灵玉,这可是他父亲从东瀛寄回来的好东西,据说是阵斩一头凶猛妖物后,以封灵之法,又求的舞阳天师以道法所做的法器。

    专为自家儿子防身所用。

    唐公子站在窗户边,看驿站院中,几名孩童正在玩耍,无忧无虑的样子,让公子甚是感慨。

    乡民无知,也没渠道去了解周遭世界,但对于他们这些体系中的人来说,每日每日所见所闻,却都仿佛已和这片祥和世间脱离开来。

    尤其是最近几年,听谛司的主要工作,已从监控民生,转入察访天下灵异。

    随着灵气所生世间的,可都不是些好东西。

    各地有鬼物现身,凡人死后,若有怨念,便会化作灵体,盘亘凡尘不去,已闹出了很多事情。

    虽有大楚于仙灵界建阴司,专门收拢国民魂灵,但苦于人数太少,还无力覆盖整个天下。

    再说了,天道尚未重塑,轮回六道也未有开启。

    灵气归来,让凡人魂灵也可随灵气驻留,但不得转生投胎,只是纳入仙灵界,也不是个办法。

    “这都是小事了。”

    唐公子如此想到:

    “这大半年里,天下四方,各处新生妖物,亦有些蠢蠢欲动,连这平静之地的慈溪城外五磊山上,都有疑似妖物的蛇类现身。

    那里又不是什么名山大川,又无灵脉所在,居然都能诞生出妖物,由此可见这些异类生长之快。

    东瀛那方战事刚将歇,但这中土大地,又似有妖患之兆了。”

    但想到这里,唐公子却又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他如吐槽一样,自言自语的说:

    “莫说是这乡野之地,就连临安城中,不也有猛鬼来回吗?

    谁知那赵鸣身前是个糊涂蛋,软骨头,这死后,居然还化作鬼王一位,聚啸废宫,竟是要化作南国鬼蜮。

    含冤而死,死后却腰杆硬了,还想建个鬼国逍遥。

    但那城中,却依旧繁华,城中子民,亦不知那些魑魅魍魉之事,就如侯爷所说,我辈之行,便是挡在灵异与民众之间的一堵墙。

    仔细想想,侯爷说的也有理。”

    唐公子又回到桌前,将自己写好的报告卷起,放入信封,轻声说:

    “这些古古怪怪的事情,寻常百姓,还是不知道,更别插手为好。”

    这封报告还不能寄出去。

    它还少最后一份称情结论,就是关于余姚那场突如其来的大雾,这处小村并不是唐公子随便寻得,他是通过一系列蛛丝马迹的寻访,最后来到这里的。

    就如老驿卒所想,那场大雾并不似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,以唐公子的推论,这事表面之下,隐藏的应是一件引而不的大事。

    或许,还和最近在域外,闹得有些不太像话的妖族们有些关系。

    那些家伙,一直在窥探中土繁华,却被仙灵界的前辈们,以武力死死堵在四方域外,想要寻得契机,在中土大闹一场。

    却不知,它们所选的突破点,又该在何处?

    半个时辰之后,已是傍晚时分,驿站中也有炊烟渺渺升腾,唐公子时不时看向驿站门口,他在等待消息。

    很快,就有马蹄声在不远处响起,让公子猛地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他们回来了。

    听谛司的十多位武者,都是从东瀛战场退下来的老兵侠客,与人对搏,武艺不见得有多么精妙,但胜在对灵异之事见识颇多,精通神武。

    手中所配,都是墨家所造,专为斩灵所制的灵刀,这种兵刃不开锋,也本就不是用来砍人的。

    他们依旧骑着马赶回,无人受伤,在后方也多了辆驴车,由那老驿卒赶着车,和自己的两个儿子一起护着车中不断诡异作响的旧箱子赶回来。

    看他们三人脸色煞白,这一趟去,估计也不是那么顺利,或许还见了些惊恐之事。

    “带,带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老卒这会说话都有些断断续续,想要抽烟,但手抖的让烟杆子拿不稳,唐公子却接过来,亲自给老驿卒放上烟叶,又拿出个小袋子,给烟杆中加了点粉末。

    点燃之后,散出檀香气,给老驿卒抽了一口烟气,他不稳定的精神,也很快平稳下来。

    待一袋烟抽完,老卒的表情好了很多。

    他回头看了一眼,正被武者们搬下驴车的黑箱子,眼中还有些惊惧。

    “妖怪,竟就在我等身边。”

    老卒带着后怕,对眼前神捕公子说:

    “竟就藏在那余姚城中,此番若不是公子带人前来除妖,它怕是能继续藏下去,想想都让人害怕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小妖罢了,也并无血气在身,想来应是没伤过人的。”

    唐公子闭着眼睛,感知了一下箱中妖气,便摇头说到:

    “可能是贪慕繁华,成妖之后,便躲在城中,学人生活,不过三四年的功夫,就能化形成人,想来也是个有机缘的。

    老丈,你们是在何处现它的?”

    “是顺着公子给的那些问话,从城外村中一路问过去,最后在余姚城里一处酒家寻到它。”

    老卒这会心思定下来,回想着今日之事,除了惧怕之外,还有几分好奇,毕竟是寻常人难得一见的事。

    他带着几丝别样的语气,又看了看身后不断动作的箱子,对唐公子说:

    “想想也确实如公子所说,这是个傻妖怪。

    装着人样,给酒馆当伙计打杂,店主说它无父无母,又是个哑巴,生的一膀子力气,忠厚可靠,便收了当伙计。

    这三年多里,也不见他闹事,足见是良人,掌柜甚至想把自己女儿许配给它呢。

    被老头我叫破身份,竟吓得愣在原地,手足无措,不知如何是好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老卒也感觉有些不可思议,他抽了口烟,又问到:

    “公子,这妖怪...老头我看,也不像是画本故事所说那般凶恶,世上,还有好妖怪吗?”

    “有的。”

    唐公子慢步上前,伸手捏开箱子上封灵的锁子,随口对老卒说:

    “咱们人族生的有好有坏,也不见得孩童儿时便是个十恶不赦的性子,都是看教化,教化好的,就是好人,不好教化的,便成坏人。

    这些妖物天生天养,又无人与之教化,万事随心,称不得善恶,自然也是有好有坏。”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,箱子开启。

    一头黑牛犊从其中跳出,它体魄巨大,箱子却那么小,理应进不去的,但却从其中跃出,证明这旧箱子也不一般。

    这牛犊生的也奇怪,全身黑斑,偏偏额头处有白色绒毛,如第三只眼一样,还未长大,但双角锐利,在牛角之外,还生出第二对角来。

    不过并非是蛮横野牛。

    看它模样,大概是温顺水牛的牛犊。

    被从封灵箱中放出,这牛犊被吓得十足,落在房里,惊恐的看着四周那些面无表情的听谛司侠客,连连后退,做角抵状,又把目光落在唐公子身上。

    它身为妖物,自然感知敏锐,直到眼前这个修道法的公子,对它威胁最大。

    唐公子也仔细打量眼前这牛犊。

    在听谛司里待了几年,见识多多,也不是第一次见妖物了,他以审视的目光看着眼前这牛犊子,几息之后,说:

    “你应是出生不久,便得了机缘,意外服食了天材地宝,才能得有开了神智,化作人形,以你这小妖,连妖气都未曾敛去,更谈不上修行。

    喉中横骨还未炼化,不能口吐人言,才佯做哑巴。

    倒是有些小聪明,投入酒家打杂,借酒气掩饰妖气,在余姚城里躲了好几年。

    我说的对不对?”

    眼前黑牛犊能听懂人话,一双眼睛瞪得圆鼓鼓,显然是唐公子说的分毫不差,身后尾巴摇来摇去,代表着心中恐惧。

    不过身上倒无异味,看样子是个爱干净的小妖怪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公子也不以为意,这些年,听谛司里见这种事,已见的多了。

    天地灵气复苏,各色天材地宝遍地都是,如这小牛犊一样得了好运的妖物更是多不胜数。

    算不得特例。

    他关心的,也不是这小牛犊有限的妖生,一息之后,唐公子直接了当的问到:

    “以你以牛身化人形,应有些微末神通,但要造出笼罩一城四周,半日不散的云雾,显然是你做不到的。

    我便问你,那一日的云雾,到底是谁所做?

    你在余姚城中,可曾见过外来妖物过境?”

    听闻此言,那小黑牛猛地一缩脑袋,黑眼中也露出一丝掩饰不住的恐惧。

    看到这目光,唐公子心下一肃。

    看来,自己猜对了,真有大妖悄悄过境。

    这事,可就变的有些麻烦了。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