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左道江湖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4.大楚魔幻故事(四)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钱塘江入海口,观海楼之上,眼见潜伏大妖现身,早已做好万全准备的红姑,便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随着一声唿哨,下方潮水后混乱人群中,当即有听谛司道法高手现身,以十多人为阵,随着道术启用,当即就有若落尘星光一般的结界展开。

    如一堵巨墙一般,将整个海潮之下的建筑,人群,近乎遮挡防护。

    又有三位总捕,带四方高手,持斩灵之刃现身,一个个身若蛟龙,踏空而行,使神武之术,带起剑光神威阵阵。

    只是一瞬,便将那从潮中跳出袭杀的大妖退路,尽数封死。

    沈兰自己则闪身掠向身前。

    下一瞬,便有交错火红的烈焰锋刃,如火焰莲花绽放于当空之上,搅得风起云涌,道道烈火锋刃,以不逊于大海潮的威能洒出。

    沈兰长久不与人动手,但不代表着她武艺就有退步。

    一招五行杀法,以忘川经神功催动,再加以修炼极深的神武加持,将如墙一样的厚重潮水,轻松切开。

    那淹没城池的大潮,就如豪雨,被推向高空,又在水火交融中,化作漫天飞舞的雨滴,砸在下方御守结界上,打的星光暴起。

    很是漂亮的风光之下,倒也免去了一场临安祸事。

    但这只是开始。

    随着潮水散去,那大妖眼见袭杀失败,倒也不退不逃,而是显出妖物本相,欲强行厮杀。

    一声如龙吟般的兽吼回荡间,身长十丈,高约四丈,豹身龙,相貌似豺狼一般,鬃毛乱舞,踏风而来的凶兽,自大潮中跃出。

    有**风火相随,踏风而行,周遭显出各色锋刃,一如剑刃风暴一样,将眼前万物都搅入其中。只是一现身,就疯癫似的张口咬向沈兰。

    要将她吞入腹中,撕的粉碎。

    这等威势,让沈兰脸色越冷漠。

    竟是个龙种大妖,这些贼患,这一次,还真是下了血本,如此妖物,竟也被派来当炮灰刺客。

    沈兰倒也不惧,神武加身一瞬,只见红姑闪出漫天身影,千万刀光,与眼前乱舞锋刃对撞,天空中一时间星海遍落。

    但以她之武力,要对搏此兽,怕力有未逮,便要拖延时间,等着涅槃寺的芥子僧赶来相助,有虬龙在手,金身已成,降妖除魔,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龙种妖物又如何?

    这几年里,听谛司捕杀大妖,也不是一个两个了。

    临安城中,涅槃寺内,身披袈裟的芥子僧感知到妖气,便宣了声佛号,踏足前行,飞掠出寺门,却又听到阵阵琴音回荡,搅得入海口风云变幻。

    琴音所致,好似变了方人间一般,云霞升腾,烈日降下,竟有一轮寒月浮于天际。

    “善哉。”

    芥子僧如佛如鬼的脸上,也露出一抹笑容来,沈兰施主果真是兰心蕙质,亦懂借助名刃压制妖物。

    瑶琴施主这一手大成的音律,更是天下绝等,虽不习武艺,但今日有落月琴相助,这头现身临安的大妖,想要走脱,也不是那么容易了。

    芥子大师运起功法,踏着朵朵祥云,就如金莲浮动,往入海口赶去。

    刚一入场,便见那大妖以绝世妖躯,硬憾听谛司埋伏,几名总捕手中利刃,以神武催动砍杀,竟也无法破开那如豺狼般的大妖躯体。

    反倒是双方碰撞间,这些人族武者,都会被巨力推飞出去。

    这妖怪,走的竟是正统妖修路子、

    将一身天生体魄,锻打的如金刚之躯,再走神通淬炼,眼见它于天际奔行,迅若疾风,也会带起下方海潮乱卷。

    沉重的海水,化作十数个只有上半身的巨灵,擂起拳头,就朝着听谛司道法高手撑起的结界猛打。

    这是铁了心,要引潮水淹没临安,造出惨烈之事,以此威慑人族天下。

    恶贼!

    芥子大师慈悲为怀,眼见人族将遭难,心中便升起金刚之念,手中虬龙杖舞起,金色佛文于身前浮现阵阵,又联通仙灵界无量净土,引来佛光闪现。

    一身躯体,亦如吹气一样,骤然膨胀开来,让一个中年和尚,一瞬便成体若琉璃,无尘无垢的佛家金身。

    亦有龙吟阵阵,无形龙气加持,让身披袈裟的金身之外,有龙形虚影昭昭乱舞。

    降龙金身。

    已是真正大成。

    天际佛光笼罩,云端似有金色佛陀现身,又有虬龙出现,镇压水波,待芥子僧落入入海口那一瞬,十多个流水巨灵便顷刻消散。

    那怒卷而起,淹没都城的大潮,也如被无形之力镇压,一瞬便成风平浪静之态。

    有睚眦之相的大妖,见佛光镇压下来,强横妖躯上,就如点起火焰一样刺痛,又见沈兰以神武冲杀,忘川经神功精妙,五行流转,如刺猬一样,让它无处下口。

    又回头瞪着凶狠大眼,看向镇海楼处。

    身穿白裙的瑶琴怀中抱着刘玉璎小宝宝,盘坐于楼宇边缘,单手在那落月琴上抚琴阵阵,幻音渺渺,逆转天地,不断冲击它的心神。

    这女人,是最好对付的,但也是最难对付的。

    大妖眼中闪过一缕无奈。

    以它修行,自然能见落月琴神妙,在瑶琴身后,有常曦仙子灵韵驻留,不带一丝杀气,但若它敢上前冲击,那千年前的仙子余韵,定然不会给它好果子吃的。

    唉,老师说得对啊。

    人族兴盛,天下气运已被他们占据十成七八,这妖族想要崛起,真是千难万难,今日之事,显然是人族已有准备。

    眼下已出天下十二器之二,若是再留下去,难免会惊动镇压天下的人族大宗师,若是那些在世武君也出现,自己想走,可就不成了。

    去休去休。

    大妖咆哮一声,心中打定主意,见芥子僧持仗打来,扭头便是一口气机喷出。

    芥子僧这一记威能十足的攻击,却也在那古怪气机牵引下,失去了准头,手中佛杖似失控一样乱舞,让大师只能以金身硬接大妖一爪。

    金铁交鸣,刺耳的很。

    降龙金身毫无伤痕,但芥子僧却被这一记打落水中,溅起千万水渍。

    这大妖敢孤身前来刺杀,自然是有底气能在人族武者围剿下突围出去的,它天生睚眦之相,便又有龙子神通。

    睚眦者,掌天下刀剑,有兵主之能。

    既可以操纵武器兵刃,加强自身威力,也能以兵主神通,让兵刃不得加身,这虬龙杖乃是无上十二器之一,以大妖之力,掌控不得。

    但要让芥子僧不能以此兵刃伤它,却是可以轻松做到。

    芥子僧被击退,沈兰以刺客之术,现身欲做舍身刺杀,但这一记威能十足的刺杀,同样被大妖以兵主神通豁免避开。

    它最后看了一眼观海楼,便御风向海外飞驰,也不理会听谛司高手追杀。

    只要手持兵刃,便伤不得它。

    这中土大地,武道繁盛又如何?

    还不是任它来去,只是可惜了这一次千载难逢的好机会。

    “轰隆”

    就在大妖将脱出伏杀的一瞬,天际之上云层忽的变化,天光一瞬暗淡,紧接着便有苍白电弧于天际来回纵横,如蛛网一样散开。

    又在雷鸣声中,化作苍白雷电,如神灵战戟,自天而降,狠狠轰在大妖妖躯之上。

    这一记又快又狠,迸之前,毫无征兆,让大妖也吃了十足苦头,它被苍白雷剑打中,这玩意不是兵刃,兵主神通无法豁免。

    打的它腰际鳞片血肉四散开,疼的大妖扬天长啸,只是这一瞬,又有道道电弧接通天地,就如囚笼一般,将它死死的困在其中。

    而在云端之上,一艘黑色的,庞大的,有机械飞翼的墨家宝船如巨兽一样,在传送神符的光晕中,缓缓现身。

    在那宝船甲板上的大旗猎猎飞舞,上书篆体大字两个。

    忘川。

    而在雕刻成凤头的船头之上,当代忘川宗主6玉娘,身穿黑色长裙,雷光加身,威风凛凛,额头处雷痕有电光跳动,却不是鬼武之态。

    在她那如雷光聚集的双眼注视下,海面上的雷光囚笼越收越紧,还有狂风化作锁链,锁死在大妖周身。

    压得它再无力腾挪开。

    在她身后,已成守护灵的,狰狞的紫色,青色的风神雷神哈哈狂笑,似是在嘲笑这大妖无脑,竟敢在大海之上,与它们角力搏斗。

    在这海上,忘川宗主一身鬼道威能,最少要强两倍以上的,但只是这样,还重伤不得这龙种妖物,更别说生擒了。

    妖族修肉身神通,最耐苦战,这间隙中,大妖身上被轰出的伤痕,已有愈合之兆。

    “请镇派法器,于此降妖!”

    如雷神降世一般的6玉娘冷漠的说了句。

    在她身后,几名小童弟子立刻七手八脚的抬起一副玄色木盒,放入师尊手旁,玉娘回头看了一眼那死寂的木盒,她轻声说:

    “今日许你,饱饮血肉,去吧!”

    “嗡”

    似是得到了保证,让这镇派法器心中乐意。

    于是便有回应,下一瞬,只见血光大起,一瞬笼罩半个天穹,将那云层之上的阳光也沾染成滴血地狱。

    千万鬼哭之中,一道妖异红芒无人操持,却似有自己想法,化身红色闪电,在天际雷光中卷出漫天刀影。

    一记天魔寂灭刀,唤引血海幻境。

    在大妖怒吼之中,它看到那血海翻滚里,有一人白衣黑衫,留着碎,持魔刀踏波而来,待那幻影抬头一瞬,一双冷漠双眼,看的大妖心神颤栗。

    这只是个幻象!

    它不是真人!

    只是大能留驻于此界的一抹回响罢了。

    但它,挡不住。

    哪怕以兵主之能,亦抵挡不住,在那血海幻象中,沈仙人只出一刀,以无生刀式漫卷而来,一瞬便收。

    大妖嚎叫,痛苦不已,随着血海幻象散去,它已虚弱的坠入大海之中,腰腹之间,插着一把汲血的魔刀。

    却邪得意的嘶鸣,这大妖之血,可是大补之物,它喜欢的很。

    而在天际之上,玉娘收了神通,身后风神雷神也散去开来,整个黑云密布的天际,下一瞬又云销雨霁,回到万里无云的姿态。

    在她身后,几名弟子以敬畏的目光,看着自家师尊大神威,以门派秘宝,如此轻易的镇压绝世大妖。

    自家师尊,虽不走江湖,但可能是这江湖上仙人一类的人物了。

    孩子们见识少,却不知此时玉娘心中,也有感慨。

    她看着被魔刀降服的大妖,心中想到。

    师父啊师父,你这一去五年,没有踪影,但仅靠留存一抹回响,便足矣压制大妖,以前还不知,如今徒儿我也到这一步了。

    却才知道,师父神威已到何等境界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几息之后,见虚弱大妖,被听谛司众人以封灵锁收容,玉娘废了很大功夫,才将却邪收回刀匣。

    她拨了拨长,对身后弟子们说:

    “随为师去,拜见师娘,嗯,你们应该称她为师祖母,定要礼貌些,莫要顽劣,莫要给为师丢人,否则回去昆仑,定有责罚!”

    另一边,沈兰看着被送到外海船只上的大妖,这家伙被十几道封灵锁死死压在甲板上,但依然一脸桀骜凶狠。

    “说吧。”

    听谛侯沈兰弹了弹手指,问到:

    “是我中土那家叛逆,把瑶琴和妾身的行踪,透露给你的?”

    大妖冷哼一声,闭上眼睛,显然不打算合作。

    “呵呵,随便你了,你不说,妾身大概也才得到。”

    沈兰倒也不强求。

    她冷笑一声,说:

    “你就休息一下吧,昆仑镇妖地渊,已有雅坐一间,留给你,想来这‘回家’的滋味,于你这等妖物而言,也是别有一番的味道的。

    正好妾身孩童将行周岁之礼,就取你妖骨一枚,做把短剑,赠予我家玉儿。

    你们这些不服教化的域外野妖,也就这么点用处了。”

    听谛侯不再理会这大妖,她转身摇曳着身姿,回到船舱中,提前通报,立下大功的唐公子,已在那里等候上官。

    沈兰以非常欣赏的语气,对自家下属语气温和的说:

    “这一次,你立下大功,给你父亲大大长了脸面,妾身已推荐你去仙灵界,随无尘子仙长学习道术两年。

    两年之后,定有更好任用。”

    “谢侯爷!”

    唐公子也是满脸笑容,这一趟立了功,是意外之喜,也是他运数到了。

    “那头小牛妖,倒也是出了力的,若无它所说,妾身也设不得如此完美埋伏。”

    听谛侯又说到:

    “便也给它一份赏赐,举荐它去灵物司那边,好生修行,以后也能为女皇好好服务。”

    “呃,侯爷,黑毛这厮,虽还不能开口说话,但也有所请求。”

    唐公子低声说:

    “它不想去灵物司,只想求我等,给它一个进忘川宗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沈兰这来了兴趣,便好奇问道:

    “它一头出身乡野的小牛妖,怎么还知道忘川宗的事?”

    “它说它在余姚城几年,喜欢听说书人说故事,最是喜欢听沈仙人的故事,只把沈仙人当做偶像一般。”

    唐公子有些无奈的说:

    “它之前愿意合作,也是我予它说,能送它进忘川宗的缘故。”

    “行吧,这黑毛小牛妖,还是个有想法的。”

    沈兰哈哈一笑,摆手说到:

    “你去安排吧,它想去,就送它去吧,反正6玉娘那处宗门清静的很,多一头牛妖,倒也热闹些。”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