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左道江湖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7.疯癫的追猎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如今五年后这江湖,除了如旭日勃般精进的武者们之外,还有另一股势力,也在崛起,呃,叫崛起,有点不太准备,应该叫复兴。

    他们便是以玉皇宫玄门道士为代表的修士。

    天下灵气回返,诸般仙法道术可用,不只是玉皇宫玄门道士,在涅槃寺为的佛门中,亦有禅师修佛,昆仑忘川亦乃鬼道大宗,传授天下修士鬼道秘术。

    还有些野路子散修们,也开始活跃起来。

    什么内丹外丹,兵解尸解,巫蛊邪术等等,都如雨后春笋一样,现世于江湖之中,搅得江湖武林大变样子,更热闹,也更加派系林立。

    就连一向低调的墨门也有变化。

    除了原本精通的墨武和魔器之外,亦有第三种墨阵学派兴起,如今遍布天下各重要之地的传送神符,就是墨阵学派最得意的作品。

    化天涯为咫尺,变天崭为通途,造福万民天下。

    不过,妖物现世,联合鬼众作乱,这等大事,在过去五年里已有端倪显现,而早在灵气复苏前,沈秋就多次对青青说过,要在解决最后问题前,先让中土一统的意义。

    作为女皇的青青,自师兄破碎虚空离去之后,就一直将注意力放在这件事上。

    她时刻未有对随灵气伴生之物有些许放松,麾下听谛司除了东瀛战局那边之外,绝大部分力量,也都被放在监控妖物的事情上。

    事情的变化,也如师兄当年所预料,随着人族兴起,那些只有在灵气满溢中才会出现的各色灵异,也是不甘示弱的出现在如今天下。

    这些事情,一直瞒着天下百姓。

    一来,若是广而告之天下,除了给百姓徒增忧患,搅动民心之外,并未大用。

    二来,因有仙灵界各方前辈时时监控,各方“仙家”派系都有力量驻守于域外边境,让妖物之前都被堵在中土之外活动。

    三韩,阿瑜陀耶,西域大沙漠,北地寒境等地,那些域外苦寒之处,中土不去管,妖物们也乐的自在。

    之前五年中,双方大抵是在这种互有默契的情况下相安无事的。

    这样的域外之事,民众们也不甚关心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,事情出了微妙的变化,妖魔鬼怪们,经过五年蛰伏后,似有些不安分了。

    “孤很怀疑,是孤在数月前,一口气接纳了十九个妖族聚落,将那些有心受教化的天生妖灵,纳入我大楚灵物司。

    结果刺激到了域外大小妖王们,致使它们差距到了被分化的威胁,这才闹将起来。”

    东海之上,距离海岸数千里的茫茫大海中。

    穿着玄色便装龙袍的青青,负着手站在墨家宝船的舱室中,眺望着远方天际,那在云层中若隐若现的一大串天空浮岛。

    那里是蓬莱山。

    青青的眼中多有怀念,那座方圆百里的仙山,是被师兄和老祖的最后一战,碎成那般模样的,据后来回返的老张说,战斗只进行了半柱香不到。

    两人就毁了一处仙山浮岛,以那种战力,师兄已足以被称之为“武道谪仙”了。

    可惜,五年的时间,改变太多,如今江湖上新人辈出,老一代淡出江湖,忘川宗又立于极西昆仑,于中原江湖名声不显。

    连带着师兄的传说,也再少有人提起,除了那些坊间说书人夸张描述“沈仙人”的话本故事之外,江湖上好似在刻意淡化师兄的存在。

    毕竟,当年师兄留给江湖的,倒也不只是些好事。

    在青青身后,现任墨家钜子墨黑,正在整理着自己的工具箱,像是要做远行准备,他和青青之间也不算外人,当年在苏州多有照顾。

    如今私下相处,青青也还会将他称之为黑叔。

    这倒像是一种荣宠。

    如今的墨家,已不再是隐世宗门,乃是大楚国朝重要力量。

    主管朝廷军务匠器,大小营造,专门管理妖魔古怪的灵物司中,也有墨家一干高手参与,实乃一等一的显贵宗门。

    若不是墨家人不喜名利,墨黑也要得个“护国天师”的名号的。

    “但这事吧,不可不做。”

    青青像是对亲近之人吐露心声,她从浮岛上收回目光,回头看着沉默的墨黑,说到:

    “师兄当年,多有叮嘱,飞鸟在东瀛如此行事,做的也非常不错,以东瀛那方如今局势,国中有四成妖物,已入飞鸟麾下。

    与龙马武士们一样,已是飞鸟最倚重的力量,那些妖物虽有鲁莽霸道,但只要拿准了脉络,一个个忠诚不下武士军卒。

    毕竟多是兽类开灵智成妖,若被驯化,轻易不会背叛。

    洁男也大力倡导此行,这些事都在他在处理,进展不错,算上之前十九个妖物聚落归顺大楚,如今我灵物司下,已有大小妖族四十余数。

    给它们划分出各自地域,妥善生存,倒也没闹出太多乱子,可惜,到底还是没能和平收场。”

    女皇瞥了一眼持刀守在门口的忧无命,她对墨黑说:

    “这妖族中,亦有大才,也能知晓我等所做,是在分薄妖族气运,自然不愿听之任之。”

    “倒也不只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听到青青如此说,墨黑这才开口说到:

    “陛下莫要把如今这紧张时局,都怪在自己身上,教化妖物向善,与我人族和平共处,并非错事,此乃王道之行,我墨家上下,都是极其赞成的。

    而要说为何妖族之前几年,对此熟视无睹,直到今年,却一下子上心起来,到也不只是妖族突然开了窍的缘故。

    其中还有些未能被确定的事情,陛下怕是不知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青青听出了其他意思,便以跪坐的方式,坐在低矮案几后方,看着眼前墨黑,询问道:

    “黑叔不妨详细与我说说。”

    “这事其实现在没个定论。”

    墨黑倒也不隐瞒,他伸手扶了扶脸上的黑白面具,对女皇说到:

    “它牵扯到沈宗主和那蓬莱老祖在五年前的最后一战,其中有些秘辛,是只有我墨家,和仙灵界一干前辈高手才知晓的。

    那老祖在临死前,并未放弃抵抗,而是在蓬莱山中,聚集起妖王一十七位,亲自加以点化,使它们比一般妖王更有智慧,力量。

    而且老祖花了一年时间,与它们暗中相处,很难说,老祖是不是教了它们些稀奇古怪的法子,或者是干脆在它们身上动了什么手脚。

    就如那蓬莱千年谋划,转生夺舍之事。

    不过,以沈宗主最后的手段,确实是将老祖挫骨扬灰了,那妖人是真的死了,不过他最后一年收的十七妖王弟子倒并无完全死去。”

    墨黑如数家珍的说:

    “十七妖王中,有十位,在那一日的战阵中,被张莫邪,艾大差杀死,后来仙山崩溃,剩下七个在旁的拼死掩护下,逃离蓬莱。

    其中又有三个,被当时守在外海的武林群雄驱赶捕捉,赶回破碎山中加以封印,但剩下四个,却趁乱消失在茫茫海域中。”

    青青亦不是蠢笨之人,墨黑说到这里,她有明悟,当即说道:

    “黑叔的意思是,域外妖物这一年里突然集群暴动的缘由,就是因为那四个妖王?”

    “还未有定论,但可能性相当高。”

    钜子点头说到:

    “陛下今日过来,是听说了我那师兄,在南海降妖被重伤之事,但陛下或许不知,我那师兄这五年里,却是一直在追踪那四名妖王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青青瞪大了眼睛,有些不可思议的说:

    “我那位艾叔,不是个疯子吗?他什么时候也开始做这等护国护民的侠义之事?”

    “这个...”

    墨黑也不知该怎么解释,几息之后,他说:

    “倒也不是侠义,师兄只是想做出绝佳傀儡,却难寻好材料罢了。

    那四名妖王是被老祖亲自点化,一身筋骨神通不比寻常野路子妖物,乃是走最正统的妖修之道。

    落在师兄眼中,自然是天下间一等一的好材料,他是不可能放手的。

    但如何想的,暂且不论,就说我那师兄所行所作,也确实算的护国护民。”

    “那艾叔这一次所重伤之龙龟妖物...”

    青青又问到:

    “那龙龟还在辽东天池现身过呢,那也是落跑的四妖王之一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墨黑点头,说:

    “自号‘玄武’,乃是蓬莱四妖之一。

    这五年的追踪察访,我等护卫蓬莱山的武者,也已基本查清,它们四妖分布在域外各地,东瀛有,阿瑜陀耶与狮子国那方也有。

    三韩之地亦有。

    而这玄武,是最活跃的一个,数次以秘法瞒过仙灵界监控,入中土勾连国内零散妖众,预谋图大事。

    或许是想为它们的师尊报仇雪恨,或许,只是单纯的想要集结力量,攻上蓬莱,解救出被镇压在那里的,和它们同出一门的剩下三妖王。”

    两人说话间,一直在倾听的忧无命突然举起左手,似是要询问。

    墨黑扭头看他,便听这侍卫问到:

    “可是,这妖物,和新妖物,并非一种,为何,还能,相处融洽?”

    忧无命一下问到了点子上。

    确实,虽然都被称之为妖物。

    但蓬莱山和昆仑地渊下的妖怪,与这些五年中从灵气复苏里诞生的妖怪,并非同出一源。

    前者是已离开此界的万妖之母,在末法时代诞下的,而后者,则是正儿八经的天生天养,聚灵气所生之物。

    它们只是看起来像。

    实际上,完全就是两个物种。

    “这个,我们也没什么统一的结论。”

    墨黑摇头说到:

    “或许,在它们看来,它们彼此的差别,要比它们与我们的差别小的多,这妖物都能和鬼物联合了,与同为妖怪的四妖王联合,也并非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好了,都收拾好了。

    剩下的,咱们路上说。”

    钜子提起手边精致繁琐的工具盒,对青青和忧无命说:

    “欲救助师兄,得先找到他,这个活并不轻松,或许陛下和无忧侍卫官,可以先回燕京等待,若有消息,我第一时间通知。”

    “还找不到吗?”

    青青说:

    “你们之间应该有联系啊。”

    “唉,师兄脾气古怪,我多方试图联系,但他一直躲在昆仑不见我,就算偶尔出来行走,也会躲着墨家人。”

    墨黑语气复杂的说:

    “偏偏师兄于机关术一道,才华横溢。

    他见我墨家做宝船,便自己也做了一艘相似的,又把宝船中符记逆转,让我墨家搜寻阵法,也无法捕捉到他的踪迹。

    如今他受了伤,就算我想要去帮忙,也得想和他玩一玩这捉迷藏。

    实在是恼人的很。”

    “哐”

    墨黑话音刚落,就听闻舱中传来机簧声,紧接着便有示警一般的锣声响起。

    整艘墨家宝船这一瞬便如活了过来,身穿黑衣的墨家弟子四处奔跑,进入自己岗位之中。

    钜子语气也严肃了一些。

    他对青青说:

    “这是遇敌的信号,怕是外围出现陌生船只或敌人,陛下就待在此处,不要乱走,无忧侍卫,陛下安全,就交于你了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忧无命上前一步,持刀守在青青身边,青青自己倒是大将之风,不慌不忙,伸手握住了这黑色龙袍长裙腰间悬挂的长刀刀柄。

    一缕缕若有若无的磅礴气息,也在青青身上浮现开来。

    中土天子,龙气加身,又从搬山仙姑那里学了些帝王武学,如今的青青,算不得大宗师一流,但等闲武者,也是近不得身。

    这龙气神异,对妖物压制更甚,寻常妖王,也伤不得青青分毫,且青青手中,还有一道秘法可用,足以一瞬摧城灭国。

    而墨黑冲入宝船操纵室中,引动慎子秘术,将周围情景,在四周镜子上倒映出来,下一瞬,他便眼色愕然。

    来者并非敌人。

    高空云层之上,正有一艘怪模怪样的船从云端落下,而在那船只桅杆上,挂着一面大旗,绿色的太阳纹路于其上清晰的很。

    “这是,师兄?”

    墨黑心中疑惑,却也在第一时间散去御敌信号,让船中众人都散开去,回去做自己的工作,他一边赶往宝船甲板,一边心中思索。

    艾大差已重伤了,身边又无他人随行。

    所以,到底是谁,把这艘船,开到这里来的?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